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金钥匙香港高手论坛 > 文章内容

横扫世界古代三大文明的这股神秘力量为什么在中国戛然而止?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5-12 阅读:

  1945年10月24日,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由法国外长让·莫内等呼吁,在美国总统罗斯福牵头下,《联合国宪章》应运而生。人类终于迎来了全球文明史意义上的“大合作”时代的来临。这是人类经历了数十次痛苦的帝国争霸后换来的痛彻心扉的醒悟。但我们不禁要探问:人类互相伤害的战争起因又在哪里呢?

  人类普遍需要生存优化和发展效率。追随和平与合作,才能实现社会发展的高效,才能让生存优化得到保障。看似简单的道理,却需要人类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深切体悟。195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推出了世界十大文化名人,排在首位的,是主张“天下为公“并创建儒学理论的中国孔子。有意味的是,作为西方文明源头的“哲学与宗教”,竟不在其中,在我看来,当时的世界显然已经意识到——人类需要远离什么,需要走近什么?

  人类多元演化的发展观,也曾有过巨大的碰撞和冲突。西方三大古文明相继中断了,且未能重启。中国文明是有幸没有中断,还是中断后再次重启呢?

  我在拙作《货币起源与华夏文明》(以下简称《货》)一书中的研究认为,孔子儒学传承的中国“易”道理性,曾经与西方远古的“灵魂”发生过一次剧烈的大对决。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历史研究》中认为,人类20多个族群的演化,唯一连续不断的中国文明具有一种天然的合作特质。他还认为,中国文明曾历经毁灭而再度重生。

  人类演化,考古学意义而言,经历了三个阶段:智人全球化(700—1.2万年前)、地缘经济时代(1.2万年前—二战后)和现代全球化(1950年至今)。

  美国学者卡尔·齐默著有《演化的故事》一一40亿年之旅生命树溯源:从生命之黎明到微生物时代一节显示的“生命树”示意图分出三支:细菌、古生菌及真核生物(人类便属于这一支)。分支长度代表每个谱系的DNA与共同祖先分歧的程度。

  大约700—500万年前,黑猩猩基因突变开始了向人类进化。但当时是什么触发了这个突变呢?

  中国云南元谋人有170万年的历史,考古学显示:人类蔓延是随冰期一波一波涌现的。人类生存方式及位置的改变(行动、食物、受光)触发基因突变,开始了人类演化之旅。从多次冰期人类演化的DNA研究成果看,今天人类是在末冰期7到1.2万年前的非洲崛起的。

  非洲智人从5万年前开始从原始的、自然的地缘经济创新中崛起,以后大约每一万年发生一次“地缘资源”的失配,引发内部分化,并沿暖温带一路向东迁徙形成了埃及、两河、印度和中国文明。

  大约在1.2万年,中国古羌人部落盘古创新合作狩猎生存模式,把北方人类带进了“地缘经济”时代,完成了人类最后、最远的“智人迁徙全球化”。

  “地缘经济”时代的史前阶段,中西方人类在各自源头独创 “天神和地神”的宗族“号令”,并历经千年,最终遭遇。

  今天的埃及,当地已经没有了原始的本土文化,远古曾经号令天下的历史痕迹,都只是存留在墙上的字画和远处的金字塔中。曾经征服人类的力量已经消失了。

  大约在5000多年前,尼罗河边的埃及南部地区有一个古老的游牧部落异常兴起。原因是酋长创新了一种源于“地下神灵”的阿蒙教,专管人类“夜间”及“去世”后的灵魂归宿、奖罚、转世事务等 ,由此对地上的人类形成了巨大的管束权。

  4600年前,阿蒙教传人酋长胡夫随祖先北上,控制了地中海沿岸,这里的原住民由九大族群(亦称天神九鸟)组成,信仰太阳神阿吞教。胡夫的后人将其原本葬于南方地下隐秘区的法老墓 ,转化为北方“地上地下”一体显性的、超级宏大的金字塔,以显示其地位并实现“天地”相通。从此以后,法老们在上千年的历史中打造了上百座耗资巨大的金字塔。

  但让人不无疑惑的是,发布阿蒙号令者,同时又等待转世的、神圣的法老自己的木乃伊,绝大多数被民间凡人所盗而无法实现转世。以至于后人建造金字塔时并不敢再安放法老遗体(木乃伊)了。胡夫墓中最后也只剩下一个盗贼遗漏的几厘米高的像。

  史料显示,至今大约3600年前后的埃及社会发生了规模异常的波动。这或许是因法老建造的金字塔过度占用了财力、物力?或因气候变化农作物歉收,致使当地人口与资源失配,生产力下降又引发生存力弱化?或因一个异常发生的外力冲撞?

  一个沿“地神”号令演化了上千年的社会,匪夷所思地出现了动荡,社会矛盾异常激化。于是,出现了摩西率众出埃及重启“天神”的事件,接着是阿蒙霍普特四世开始了由信仰“地神”阿蒙改为信仰“天神”阿吞的宗教改革并引发大乱,直接导致其儿子图坦卡蒙当政后因宗教改革而蒙难。之后出现了法老大厦的倾倒,北方及他族入侵,古埃及文明被反复蹂躏直至淹没,成为墙上字画中的遗存与孤零零错落的金字塔,诉说着历史尘封的旧事。

  大约在4000年前,“地神”阿蒙教号令天下,风卷残云式地攻陷了埃及北方九族后,一路向东又攻陷了人类最早诞生《法典》的两河流域地区。使得《乌尔纳姆法典》和《汉姆拉比法典》都只保了一代王朝就消失了。可见当时的神“号令”天下威力之大。

  几乎是同时,位于今天巴基斯坦的当时极发达的哈拉帕文明也莫名其妙地倒下了。今天从印度博物馆史料中也可以看到地神阿蒙的影子。

  而最远处的中国文明,5300年前拥有丰硕稻米文化历史的良渚上百个文明点,却在4300年前匪夷所思地一同消失了。

  一个历经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形成的文明体,如果治理稳定,天合其时,并有地缘条件支撑的社会,是可以保持长期持续发展势头的。但这个异常的、同一时期的人类文明几乎同时被毁,却是极其罕见的。原因从哪里去寻找呢?

  研究资料显示,人类三大古文明的中断是由北方雅利安人武力南侵引起的。可能的事实是,雅利安人来犯的最后一站,遭到商朝的重挫,时间大约发生在3200年前。在当时的中国,东夷崛起好战危及炎帝部落,炎黄融合打败了蚩尤。这是中国最早的部落战争,并由此形成了华夏部落联盟。良渚文明消失后,长江以北淮河以南地区出现了九夷崛起。200年后对华夏部落联盟又构成了威胁。

  良渚出土玉琮图案显示,地上戴王冠之人是起于地下之人的鼻后( 是个仰人鼻息之人),地上之人的两手是为地下大眼的法老“地神”眼睛服务的。这清楚地表达了地神阿蒙如何号令地上的关系。

  九州贸易中心梁州的“三星堆”,是被攻陷的著名的大禹老巢。大量出土的代表法老用具以及象征埃及北方九族利益集团关系的“九鸟神树”,可以清楚地说明一个事实:一个庞大的 “地神”系统在3600年前竟然在中国被团灭了。

  埃及、两河、印度及中国南方良渚、三星堆地区被“地神”号令攻陷,最后轮到了3700年前摇摇欲坠,孔甲时期的夏王朝。

  《国语·周语下》说:“孔甲乱夏,四世而陨”。这里是说夏王朝国君孔甲,为夏王朝政权制造了混乱。但夏王朝是孔甲的天下,怎么会使其乱呢?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乱,混乱还波及了第四代并失去了夏王朝。显然,乱国绝非国王主观愿望,而是客观上被乱了。

  司马迁在《史记》中进一步表述:“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这是在说夏帝孔甲时期,喜好上了远方而来的鬼神之道,做事应该是指政事乱了没底线。

  可见,地神阿蒙在持续冲击人类最后一个文明的堡垒。而这个最后的堡垒确实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假如夏王朝被攻陷,那么地神阿蒙的号令就线年前意外出现了。孔甲之后四代的夏桀继位,“阿蒙”被夏王朝百族之中的一个专事商务关系的诸侯王强力阻击。

  中国之魂之所以与众不同,在于她在史前就基本形成了中国文明源头的三大成果:易道理性、象形文字和唯物信仰。而孔子作了最后的归集和发扬光大。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在比较人类族群艰难困苦历程后,特别指出中国黄河流域地区的族群面对超越一般意义上的恶劣的自然条件,在异常艰难的生存条件下,造就了一个异常的善于团结合作的族群。

  1.2万年前盘古率众开辟了父系部落。后人将其“天人合一”酋长围猎号令总结为《连山-易》。之后,又在6800年前形成了伏羲画卦畜牧业的《洛书·易》和女娲农耕部落的《河图·易》。上述三个单一部落针对单一产业的酋长时代的社会道德规范和立法原则,在中国北方社会持续蔓延。到了4600年前左右,逐步引导了炎黄融合这一历史性大事件。

  4100年前,华夏部落面对九夷崛起,帝尧发起改革,达成帝舜融合九夷,大禹统一九州并设计了 “贸易立国”的对策,极大地瓦解了原始酋长部落的社会体系。让中国九州百族走上了效率最大化的民族融合之道。

  其中,贞人女匽以《禹贡》为引导作金融易《归藏》建立的社会关系,形成了百族一统的君王号令。这是史前中国族群的灵魂归宿。也为后来商朝崛起以及《文王·易》《孔子·易》的形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让人称奇的是3600年前的北方中国,在盘古合作、伏羲女娲融合、炎黄融合、帝舜融合九夷以及大禹统一九州百族融合的贸易立国体系对社会效率的支持,让中国社会沿“易道”号令向前坚实迈进并终成趋势。

  象形造字对中国文明演化立下大功,并为中国“百善孝为先”唯物信仰关系的锁定提供了支撑。一个盘古的合作关系,引来伏羲太极“图”和女娲“巫”字文化的两个字符,在炎黄融合时有仓颉造28个象形字符,大禹统一九州时女匽造46个拼接字,开启了中国真正文明意义上的造字。这一点老子在《道德经》中表述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大禹主政后,从初次 “涂山会盟”的35个部落到会稽山会盟的100个部落,再到甲骨文一个单一“福”显示有127个部落的融合。而中国如此众多的原始酋长部落聚合起来,其中并没有哪一个“神”来召集。

  女匽在上海沙冈造“申”字,表示“一手拾贝、一手用贝”的新型社会关系,也表明了中国“无神”的历史。直至3500年前出土的北方巫师使用的甲骨文中也还是借用了现实的“申”字,并没有“神”字。可见中国文明“无神”的坚定性。女匽造 “易”字,“易”有交换、合作、高效之意,清晰显示了中国人追求生存优化让效率号令天下的易道“灵魂”。

  我在《货》书揭示,在中国北方唯物理性稳定传承下,夏王孔甲的迷信乱政,让商王伐无道在灭夏后,对夏王迷信乱政无道的痛恨程度达到登峰造极。其举措也是过犹不及的。商把本该保留的夏文化也一同灭掉了。这种倒洗脚水把小孩一起倒掉的不幸事件,使夏王朝遭到了一次类似后来“焚书坑儒”式的毁灭。这一点可以从夏王宫和夏文化长达471年却在中原地区难以找到实证可窥一斑。

  今天从河西走廊出土的众多下跪着的地神阿蒙法老的铜器中,似乎仍然可以看到中国本土“灵魂”的反击。

  第一轮的中西方灵魂对决发生在良渚文明消失后的九夷崛起并威胁到华夏部落联盟之时。以帝尧被迫发起改革为标识。

  《史记·尧典》针对九夷崛起,尧帝咨询四岳:“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这是帝尧面对外部威胁在寻找对策。

  帝尧确定改革:对内招贤纳士,寻求改革突围方向,最后采用产量大于北方旱作物3~5倍的南方舜龙种稻。对外放弃战争,采用“以亲九族、协和万邦”的政策。政治上则大胆推行王权禅让,被后来的孔子定性为 “天下为公”。帝尧改革导致帝舜融合九夷,推广使用货币并奠定了后来大禹统一九州,确立贸易立国的基础。帝尧改革阻击了第一轮地神阿蒙号令的冲击。

  第二轮阻击是在3600年前,地神阿蒙号令之下大厦将倾的夏王朝与崛起的新兴力量商汤之间,迎来了史诗级对决。

  史料《周易·革·彖辞》: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逸周书》:其在商汤,用师于夏,除民之灾,顺天革命,改正朔,变服输号,一文一质,示不相沿,以建丑之曰为正,易民之视。

  本来诸侯王犯上在中国文化中通常被称为大逆不道,但这一次却被后人称为正当合理的行为。

  史料显示,夏朝统治末年,国君昏庸无道,民众苦不堪言,那时的国君迷信于君王之位永固的说法,便不把自己的子民当回事,拼命压榨民众的财富。显然这是“地神”号令下金字塔财力需求的统治逻辑。

  据传,商汤在伊尹辅佐下,聚集了很多附属部族。经过大小十一战,让夏王孤立无援面临崩塌。民众对于夏桀的统治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商汤大军没有受到什么抵抗,就攻入了夏朝的国都,并将夏桀流放到了南巢,同时将大禹贸易立国的国策延续到了下一朝代。

  3600年前,这场人类东西方的灵魂对决历时漫长。在西方以本位优先“奴役天下”的号令向东蔓延,攻城略地顺利进入到四大古文明的末端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天下为公”号令的“易道”阻击。阿蒙“地神”的号令受此阻击后,曾经江河日下的社会,开始自我“纠偏”并酝酿凤凰涅槃。

  中国文献明确把商灭夏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定性为“革命”。我们可以判断,由于国王迷信乱政才引发了革命,革命的任务是扫除远方来的迷信,其本质很可能是抗击某种外来“精神”的“入侵”。

  历史痕迹显示,三星堆“九鸟神树”及大量神器被打碎掩埋。这显然不是一种民间行为。而夏王宫至今无影无踪也成了一种关联的悬念,给我们以巨大的想象空间。

  这次大对决是否构成埃及阿蒙教动荡的原因,目前尚无明证。但历史逻辑显示这是一场以西方唯心的“地神”号令与中国唯物的“易道”号令为背景的大对决。时间锁定在4300—3600年前之间。一个经时千年,扫荡了全球文明的地神阿蒙号令,经此一刧后开始走下神坛。

  这次大对决,差一点以人类四大古文明尽数倒下为代价。但让人惊奇的是中国夏王朝中涌现出一个诸侯王商汤,率领华夏民族奋力反击阿蒙教并取得成功。这或许就是伟大的历史蕴育伟大的精神。

  大对决加速了人类摆脱酋长式地缘经济低效发展的历史,同时也为尽快找到全球融合的社会高效发展之路探明了方向。

  西方战略家曾言:谁控制了货币,谁就控制了全球经济。然而,“控制天下”是否就是“奴役天下”?

  美国学者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认为:西方文明的价值在于其是独特的,而不是普世的。把族群利益冲突说成是文明的冲突显然是个笑话。无论何种形式的文明在理性逻辑上都是主张合作创新的,没有主张冲突的。 主张冲突的显然就是不文明的。 没有哪一个文明是生来就主张冲突的。人类大合天下后是不会接受独特的“奴役天下”的。

  曾经盛传的雅利安人攻灭了人类三大古文明。其实真正称之为文明的是无法被攻灭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如果内在逻辑无法支撑文明演化,那么,这个文明就会自行倒下。

  文化是互相关联的。印度教在哈帕斯文明后重启,让人奇怪的是其“主神”后面多了两只手,一手执枪,一手执财。显然是说主神是借来了武力和财力。而当时人类四大古文明已毁有其三,仅存的商王朝由妇好等率兵在河西走廊上一路向西反击雅利安人。难道印度教崛起与之有关?是什么力量能协调重整当地社会的等级关系(种姓制度)?

  尼泊尔学者最近研究显示, 佛教先人释迦牟尼似乎也与中国有关。其主张平等的“主神”不是天神也不是地神,而是“如我所来”之神“如来”。显然,人类文明演化是互相学习互补的。

  西方世界在三大古文明倒下后形成了两股力量,一是由希腊哲学为代表的“理性”直至文艺复兴再起。另一个是以希伯来人的“天神”文化的创新并一再分化。其后,两股力量在欧洲大地上再次发生碰撞。

  马克思在其中敏锐地发现了 “唯物史观”的人类思想成果,进而发现了“剩余价值”,并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内在矛盾的不可调和性。

  从西方三大古文明被中断后所持的理性看,基本都是沿 “本位优先”的丛林法则为引导或以独特创神演化为前行动力。在短缺时代随机的掠夺和战争就成为普遍现象。难道人类的出路只此一途吗?

  阿蒙霍特普四世由“地神”号令改为“天神”号令后,并没有让本土文明持续强化,相反让埃及社会一再地进入地缘政治弱化的状态,最后让本土文化消失了。难道人类离开了“地神”号令,一定要有“天神”号令吗?

  因文化趋弱而导致一个文明消失,一定是支撑人类生存演化的内在合理性丧失了。西方由“地神”改为“天神”号令天下后,金字塔改成了与天相通并接受上天命令的方尖塔。但让人惊奇的是,当 “天神”号令到达欧洲大陆时,在意大利萌芽了文艺复兴,在法国引发了大革命,在德国诞生了理性哲学,最后在英国形成了现代工业制度。由社会高效发展“号令”天下的工业化制度最终“降临”人类,泽披世间。

  今天人类“大合”的全球化,其普世性文化中并没有神仙的号令,而是以人类社会合作发展效率为依据的。这难道不正是孔子的“儒学”理性吗?

  “大合”让世界走向和平是人类的现世需求。但为什么今天“大合”牵引者的后人会在“全球化”旗帜下不断发起大大小小数百次战争要对“大合”倒行逆施而显示出双重标准呢?

  民族习性通常是不会改变的,除非是被逼的。中国 “南米北面”的习俗数千年没变,而世界也大致相似。但最后食肉与食素的差异都在各种酒店和超市中协调了。相反,人类沿传统“丛林法则”走族群本位优先“奴役天下”的道路,是一条自我毁灭之路,也是一条不归路。

  《宣言》预言:“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

  显然,如果人类在困境下不选择冲突,而是选择合作创新,那今天的人类共识就是:共同打造现代版全球化。这是历史大趋势,也是文明不可逆的逻辑。

  人类生存优化所需要的社会发展必须是全球走向更大合作才能取得更高效率。由此,沿本位优先的“奴役天下”之路终将与人类大合作的“天下为公”价值理念格格不入。

  人类近百年的财富剧增造就的美好生活毫无疑问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走向“大合”而得来的。今天全球 “大合天下”与中国传统的“天下为公”竟然神奇地重合,而重回奴役之路人类是绝不允许的,因为文明不接受倒退。

  (作者:施云江,系上海典龙文化研究院研究员,本文2020年9月9日作于大船酒店)

上一篇:@诸暨人居家隔离7个要点牢记! 下一篇:不主动报备、隐瞒共同居住人员 广西南宁两人被处罚

相关阅读